第六百二十七章 莫斯科地铁灵异事件

  这个想法已经在方明远的脑海里盘旋了多年,但是一直却都没有将其付诸实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方明远发现,如果说再不付诸行动的话,也许这一想法就要付之东流了。如今的京城,环线与一号线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接下来,就应当是京济线和在京城北边绕了一大圈的十三号线,与京济线相比起来,十三号线的价值就要低了不少。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京城政府的财政也将比现在有了很大的缓解,香港也已经面临着就要回归,影响力肯定会有所减弱。

  方明远有些理解那些身处高位的人了,就如同如今的方家一样,面临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窘境。一旦出现颓势,这个世界上就有太多太多虎视眈眈的人想要扑上来,吞噬你的一切。

  方家只有不断地变强,令上位者一次次地认识到方家的价值,直到最后,即便是没有苏浣东他们的存在,那些不入流的手段对于方家都没有用处的时候,那才是方家在国内真正站稳了的时候。

  所以,这一次前来莫斯科,他想顺便考察一下莫斯科地铁的情况,乘俄罗斯如今经济萧条,社会混乱的时机,挖挖墙脚,搜罗走一部分设计和管理人员,为日后的京济线施工服务。至少可以让地铁的车站构造更合理、更美观一些。

  方明远甚至于想将俄罗斯的地铁建设公司拉到京城去,高质量明预算地打造出一条新地铁来,让全国的民众们都明白,一条地铁的建设,到底需要花多少钱!而不是搞得如同雾里看花一般,最后却是花了大价钱,得到的却是二三流的成品!当然了,这样的结果,就是方家会得罪一大堆人,路修得这样好,成本又这样低,有这条样板在前,他们又怎么能再从中上下其手地捞钱呢?

  弗拉基米尔和麻生香月他们自然是不会知道方明远居然一直以来还有这样的打算,只当是方明远一时兴起,莫斯科地铁也确实是有它的独到之处,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甚至于完全可以当作一个景点来对待。

  弗拉基米尔很高兴自己又能够找到一个新的话题继续“赖”在了方明远的身边。于是他开始滔滔不绝地为方明远讲起了关于莫斯科地铁的那些逸事。好在他的口舌便利,又因为家里有人在地铁公司工作,对于莫斯科地铁的情况,比在座的任何一人都更加了解,所以大家倒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其实莫斯科地铁里还发生过灵异事件,就像百慕大三角一样,莫斯科地铁里曾经有过一列地铁失踪,最后虽然找到了受损的地铁车厢,但是所有的乘客都消失了!”弗拉基米尔压低了声音道。

  “这怎么可能?”麻生香月有些难以置信地道。莫斯科地铁可不比飞机、轮船,在茫茫大海上,很难查找它们的踪迹,两个车站之间最长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的路程,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方明远和林蓉也露出了诧异的神情,显然也是不相信。

  “这是真事!只不过一直被内务部门和地铁部门严格控制,不允许外泄的。嘿嘿,苏联政府解体之后,这才慢慢地为一小部分人所知。我叔叔也是这样才知道的。”弗拉基米尔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扎哈罗夫。

  一旁的柳德米拉立时会意地道:“我们绝不会外传的,你说吧。”伊丽娜和狄安娜更是一脸好奇地看着弗拉基米尔,一副急不可待的模样。

  “那是在一九七四还是七五年的时候,四月一日那天晚上21点16分,一列地铁列车从白俄罗斯站驶向布莱斯诺站。只需要14分钟列车就可抵达下一站,谁知这列地铁车在14分钟内,载着满车乘客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弗拉基米尔低声地道。

  “是不是旁边有岔道或者说维修道,地铁列车走错了线了?”狄安娜立即道。这也是常识,地铁这种东西,也不是常年不发生故障的,所以肯定有备用的线路。

  “你真聪明!”弗拉基米尔笑道,“后来经过地铁公司的人员搜寻,发现这列地铁确实是驶入了一条用来停放待修列车的分岔线里去了,而且分岔线与主道之间的一座巨大的防水闸门也被放了下来。而且,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部分已经被落下的闸门砸得不成模样。但是,车里面原先的乘客,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们都死了?”伊丽娜颤声道。

  弗拉基米尔两手一摊道:“这个没有人知道,因为到处可以发现有人逗留的踪迹,比如说烟头、一些废物,修车的月台上还有报纸燃烧后留下的余灰,但是就是没有人,也没有血迹和尸体。而这个地方并没有通向地面和外界的通道,地铁公司的维修人员到这里也是乘坐内部的车辆。这些人就这样找不到了!”

  “就这样找不到了?”麻生香月诧异地道,“车上有多少人?”

  “具体的数目不知道,据当时白俄罗斯车站的工作人员说,车上至少应当有二三百人。后来的调查发现,当时报失踪的,又可能乘坐地铁的人,足有四百八十余人。”弗拉基米尔道。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就算这四百八十余人里,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其他原因而失踪,那么失踪的地铁乘客人数也是相当可观的。

  “后来,每一年,莫斯科内务部和地铁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在寻找着这些人的下落,但是没有一个人再出现过。”弗拉基米尔声音转为了低沉。

  “这太不可思议了!”麻生香月脱口而出道。桌上的这些人,一个个脸色都有些发白,就连扎哈罗夫此时也不例外。只有方明远仍然是面不改色地吃喝着。

  “我以后再也不坐地铁了!”手指已经绞成了一团的伊丽娜小声地道。

  “明远,你就一点都不觉得事情很诡异吗?”林蓉低声地在方明远的耳边道。弗拉基米尔说得人心里毛毛的。

  方明远笑了笑道:“有什么好担心的,莫斯科地铁从开始运行到现在有六七十年了,不也就发生了这么一起诡异事件吗?而且发生后到现在也有二十来年了吧,也没有再发生类似事件。从莫斯科地铁的年运送人数来说,发生这一事件的概率甚至要低于每年的空难和车祸概率,你这样一想,就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了。”

  听方明远这样一说,在座的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也是很有道理,这样低的概率,与其担心它,还不如担心一下交通安全问题呃。

  弗拉基米尔一拍桌子道:“好!方,你这一番话是我自知道这事以来,所听过的最有效的宽慰了。哈哈,我们与其去担心这几十年才会发生一次的事情,还真不如操心一下我们开车的安全问题。全世界每年数十万、上百万次的车祸,死亡人数数以万计,可是咱们就不开车不坐车了吗?不是还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桌上的气氛立时恢复了正常,方明远心中却是暗笑。自从经历了重生之后,对于这些神秘事情,方明远一直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念头。但是弗拉基米尔所说的莫斯科地铁失踪案,在方明远看来,其实说白了很简单。

  地铁,固然是城市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巨大的运输压力。但是,不要忘记了,在战时,地铁也是重要的隐蔽所在。据说,莫斯科的地铁可以满足四百万人的防空需要。

  同时,地铁还是各国政要的重要逃生避险的通道和地下指挥所在。无论是在伦敦还是在莫斯科,庞大的地铁系统就是一个复杂的地下国防工程,伦敦地铁就有直通英国议院大厦和首相府的绝密通道。这些绝密通道在二次世界大战政权保护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从而避免了遭德军轰炸机的轰炸;莫斯科地铁系统就更加复杂,莫斯科许多地铁同样不知道通向何方,据说都是为苏联国家领导人准备大规模战争爆发生存做准备的,一些地铁据说直通克里姆林宫的地下。在战争期间,苏军许多参谋作战指挥中心就在地铁的秘密坑道里办公。

  日本的东京同样不例外,方明远还记得,在下个世纪初,曾经有一个日本人揭露过日本东京地下同样存在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地下城。据他说,根据日本不同时期的地图,以及相关的工程建筑资料显示,虽然说日本官方承认,东京地铁有十二条线路,总里程在二百五十多公里,但是实际上,东京地下的坑道总长超过了二千公里,其规模远超过东京地铁主干线的工程规模。

  说白了,就是这些人没准怎么发现了莫斯科地铁下通向那些秘密所在的通道,所以集体被俄罗斯政府机密部门给关押起来了。由于不好找理由,所以索性就当灵异事件处理!

  cuan800/xs/47706/37895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uan800。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cuan800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包网h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资源大亨,重生之资源大亨最新章节,重生之资源大亨 百书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